*半沢直樹
 → 半沢直樹之東京中央銀行東京本店與"倍返し饅頭"

*交換戀人(Love Shuffle)
(因為是愛片就讓我一直擺著吧^^;)
 → 四人所居住之高級住宅。 (2010.04.25補新照片^^)
 → 海報及周邊商品。
 → 第三話之不良品熊貓。
 → 第三話芽衣跟愛瑠談話的公園。(品川港南公園)
 → 第三話芽衣kiss旺次郎的橋。(代官山西鄉橋)
 → 第四話諭吉向小兔下跪的橋。(天王洲ふれあい橋)
 → 第四話海里跳海的橋。(相生橋)
 → 第八話旺次郎跟海里購物後走過的橋。(浜路橋)

井之頭公園站(京王井の頭公園駅),日向女高的最近車站,位於:東京都三鷹市井の頭三丁目。

井之頭公園站出口通往井之頭公園方向的階梯,日向女高學生上學會經過的地方。
在本季日劇「Last Friends」第七話中也有出現,美知留(長澤まさみ)跟舊同事相遇的地方。


高校教師1993在我的心中有著非常特殊的地位,喜歡那無奈而憂傷的主題曲-我們的失敗、喜歡繭(桜井幸子)對老師(真田広之)說的「我會保護你」、喜歡那無聊卻溫暖的企鵝的故事、還有昭和50年的10元銅板跟貫穿整劇的著作-「自私的基因」一書……當初聽到野島老師要拍高校教師2003版的時候還很生氣,因為我心中的繭就只有那麼一個,是誰也無法取代的,不過後來得知是不同的故事後就稍稍放了心。在看過2003版後雖然沒有1993版帶給我的影響那樣深刻,但我仍舊認為她是一部好戲,每每看到有人誇耀舊版經典之時把新版批評得一文不值就覺得很難過,其實她們是兩齣完全不同的戲,何必一定要二選一呢?我心疼2003版的雛(上戶彩),而新版的主軸也是我最有興趣的【數學】,當雛撒嬌著要老師(藤木直人)算出她死後要多久才能再和老師相遇的數字時,我真的覺得非常浪漫,明明是那樣刻板生硬的數字跟符號,卻能夠帶來希望、帶來喜悅,甚至在湖賀無法冷靜的時候為他帶來安定。本來想像當初買了「自私的基因」一樣也去買書中的參考文獻(好像是「世界數學的歷史」),不過上Amazon一查後發現很貴就作罷了^^; 找個時間再好好把這兩齣日劇再看一遍吧~

以下對白出自高校教師2003版第八話「不可原諒的謊言」
--町田雛(上戸彩)
 --湖賀郁巳(藤木直人)


人死後會變成什麼?
又是這種話題。
從物理學的角度來說呢?
物理學?
對,這樣就不是灰暗的話題了吧。
嗯,可以這麼說吧。
那到底會怎樣呢?
嗯,會分解成原子,成為碳素吧。
然後呢?
在空中飄浮著,穿過大氣層,變成宇宙的塵埃吧。
那會飄到哪裡為止呢?
呀,宇宙有盡頭嗎?依慣性定律來說,也有平緩無盡的假說。
如果有盡頭呢?
那麼就會反轉回來吧。
那這樣的話就可以再跟老師見面了?
可能性也並非是零就是了。
那機率有多大呢?
有多大?那可就是天文學的機率跟數字了。
算給我。
耶?
我想知道具體的數字。
你這樣說我也很為難。
就算我變得再小也不會忘記老師的事,我想在宇宙的某個角落再見到老師。
所以我想知道我要一個人等多久,我想知道啊。

這跟我什麼時候死掉也有關係啊。
就用家族的平均壽命去算,大概就好了。
別說這麼無理的要求。
那數字是為了什麼而有的?
為了什麼?
不是一種基準嗎?你看,洋服還是房租大概多少,如果多少的話就可以買的一種基準啊。
就像體重或是身高,現在的自己是這樣重這樣高等等。應該不只是這樣膚淺的意義吧。
我想要安心。
一片黑暗不是嗎?如果我知道要等待多久的話,就可以安心地等待著。

我了解你的心情了,可是那種計算終究還是不可能的呀。
也是吧。
耶?
我只是說說看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riya 的頭像
moriya

恋恋写真

moriy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houlderho
  • 高校教師真的讓人回味無窮!超讚!